• <th id="a7l9w"></th>
    1. <form id="a7l9w"><wbr id="a7l9w"><kbd id="a7l9w"></kbd></wbr></form>

      1. <dd id="a7l9w"><big id="a7l9w"><noframes id="a7l9w"></noframes></big></dd><li id="a7l9w"><tr id="a7l9w"><u id="a7l9w"></u></tr></li>
        <tbody id="a7l9w"></tbody>
        <em id="a7l9w"><strike id="a7l9w"><u id="a7l9w"></u></strike></em>

        <li id="a7l9w"><object id="a7l9w"></object></li>

        百日憶百年——中國共產黨大事記(1932年)

        來源: 發布日期: 2021-04-02

        ???????????????????????????????¥???????????????????????????????????????????????????????????????????????????????????????????????¤???????????????????????????????????????????????????????????????????????????????????????????????¥???????????????????????????????????????????????????????????????????????????????????????????????§????????????????????????????????????????????????????????????????_20210318142817.jpg

        1月9日 中共臨時中央作出《關于爭取革命在一省與數省首先勝利的決議》,把中間派別斷定為中國革命的“最危險的敵人”,“應該以主要的力量來打擊”;要求紅軍奪取“中心城市”,爭取“湘鄂贛各省的首先勝利”;決定在國民黨統治區黨的第一等的任務“是用最大的力量去開展城市工人的罷工斗爭”,以響應配合紅軍的行動。號召群眾武裝起來,“推翻勾結帝國主義的國民黨政府”。上年12月6日,中央即曾指示紅一方面軍“首取贛州”。1月10日,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下達進攻贛州的訓令。從2月4日至3月7日,歷時33天,贛州久攻不克,紅軍反遭重大傷亡,喪失了擴大根據地和紅軍的有利時機。

        640(1).jpg

        1月28日 日本軍隊在上海發動進攻。國民黨駐軍第十九路軍在全國人民要求抗日的影響下,違抗國民黨政府的命令,奮起抗戰。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市日本紗廠工人舉行罷工,動員各界群眾大力支援十九路軍抗戰。2月中旬,張治中率領第五軍到上海與第十九路軍共同作戰。上海和全國許多地方興起支援淞滬抗戰的群眾運動。蔣介石、汪精衛聯合掌權的國民黨政府屈服于日本帝國主義的壓力,極力破壞淞滬抗戰,鎮壓抗日運動。5月5日,國民黨政府代表與日本簽訂屈辱的《淞滬停戰協定》,承認上海為非武裝區,中國在上海至蘇州、昆山地區無駐兵權。但日軍可在上述地區暫駐“若干”軍隊。5月6日,上海各民眾團體聯合會通電全國,反對國民黨出賣上海,反對對日屈辱協定。9日,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發出通電反對《淞滬停戰協定》。23日,國民黨政府軍委會下令調第十九路軍到福建“剿共”。

        2月26日 中共臨時中央發表為取得上海戰爭的勝利告全國民眾宣言,不僅拒絕同抗日反蔣的各派進行聯合,而且提出成立革命軍事委員會,領導抗日民族革命戰爭,并由這個委員會召集工農兵和其他勞苦民眾的代表會議,建立民眾政權的“左”傾錯誤綱領。

        3月9日 日本扶清廢帝溥儀在長春成立偽“滿洲國”。1934年3月1日改稱“滿洲帝國”,溥儀由“執政”改稱“皇帝”。

        640 (1)(1).jpg

        是年春 劉少奇因堅持正確的工人運動的策略方針,被中共臨時中央指責為“一貫的機會主義路線”,被撤銷中央職工部部長職務。在這以前,劉少奇曾同“左”傾冒險主義的中央領導者在工人運動的策略問題上發生激烈的爭論。他不贊成在嚴重的白色恐怖下組織赤色工會,反對不顧客觀條件而硬要進行工人群眾的斗爭,主張利用一切合法的機會開展工人運動。

        4月20日 由紅一軍團和紅五軍團組成的東路軍攻占漳州,俘敵一千六百余人,繳槍二千余支、飛機兩架及其他大量軍用物資,并籌得大批經費。

        5月20日 中共臨時中央發出致蘇區中央局電,批評自蘇區黨代會(即贛南會議)后的中央蘇區工作,說蘇區黨代表大會“對于政治情勢估計不足,因此,對于爭取一省數省首先勝利及進攻的路線,缺乏明確的肯定的指出”。指示電再次強調“目前應該采取積極的進攻策略”,“奪取一二中心城市,來發展革命的一省數省的勝利”。6月,中共蘇區中央局在長汀召開會議,討論貫徹中央5月20日指示電,作出《關于爭取和完成江西及其鄰近省區革命首先勝利的決議——蘇區黨大會前后工作的檢閱及中央蘇區黨的目前中心任務》,承認中央的批評是正確的。

        6月 中共臨時中央在上海召開北方各省委代表聯席會議,通過《革命危機的增長與北方黨的任務》、《開展游擊運動與創造北方蘇區的決議》、《關于北方各省職工運動中幾個主要任務的決議》。在這些文件中,臨時中央不顧主客觀條件是否可能,竭力批判所謂“北方落后論”,要求在山西、河南、河北,甚至東北三省通過發動兵變和工農運動,立即創造“北方蘇維埃區域”。

        7月 蔣介石頑固堅持其“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方針,6月9日,在廬山召開湘、鄂、豫、皖、贛五省“剿匪”會議,準備在全國范圍內對蘇區發動新的“圍剿”,先“圍剿”鄂豫皖、湘鄂西根據地,然后移兵“圍剿”中央根據地。7月,蔣介石調集五十萬兵力,分左右兩路向鄂豫皖、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發動第四次軍事“圍剿”。由于紅四方面軍在前幾次反“圍剿”中連續取得重大勝利,加上紅三軍在襄北作戰的勝利,直接威脅武漢,所以敵人用三十多萬兵力進攻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用十多萬兵力進攻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鄂豫皖的紅四方面軍進行了抗擊,8月在七里坪給敵以重創。由于張國燾在戰略指導上的錯誤和在蘇區推行“左”的政策,以及敵我力量對比懸殊,紅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雖英勇奮戰兩個月,殲敵近萬人,但未能打破敵人的“圍剿”。10月10日,中央分局在黃安縣黃柴畈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紅四方面軍主力兩萬余人撤離根據地,向西轉移。留下的武裝重建二十五軍堅持斗爭。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紅三軍在王明“左”傾教條主義錯誤指導下,雖英勇反擊,但終未打破敵人“圍剿”,于10月退出洪湖地區,向湘鄂川黔實行戰略轉移。

        12月 中共陜西省委根據中共臨時中央4月20日《關于陜甘邊游擊隊的工作及創造陜甘邊新蘇區的決議》,將謝子長、劉志丹領導的陜甘游擊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當時只有第二團,團長為王世泰),在省委領導下,即著手創建以照金(耀縣西北部)為中心的陜甘邊根據地。翌年11月,中共陜甘邊特委和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黨委舉行會議,將所屬部隊改編為紅二十六軍第四十二師,開辟位于陜甘兩省邊界以南梁為中心的新的根據地。

        12月 宋慶齡、蔡元培、楊杏佛等發起組織“中國民權保障同盟”,并發表宣言,爭取人民的民主權利,要求國民黨政府釋放政治犯,廢除非法拘禁和酷刑等。


        亚洲 校园 春色 另类 激情_久久久橹橹橹久久久久_第一亚洲中文久久精品无码_4日本私人vps生活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