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a7l9w"></th>
    1. <form id="a7l9w"><wbr id="a7l9w"><kbd id="a7l9w"></kbd></wbr></form>

      1. <dd id="a7l9w"><big id="a7l9w"><noframes id="a7l9w"></noframes></big></dd><li id="a7l9w"><tr id="a7l9w"><u id="a7l9w"></u></tr></li>
        <tbody id="a7l9w"></tbody>
        <em id="a7l9w"><strike id="a7l9w"><u id="a7l9w"></u></strike></em>

        <li id="a7l9w"><object id="a7l9w"></object></li>

        百日憶百年——中國共產黨大事記(1937年)

        來源: 發布日期: 2021-04-06

         微信圖片_20210318142817.jpg

         2月10日 中共中央致電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提出五項要求:停止內戰,一致對外;保障言論、集會、結社的自由,釋放一切政治犯;召開各黨各派各界各軍的代表會議,集中全國人才,共同救國;迅速完成對日作戰的一切準備工作;改善人民生活。電文指出,如果國民黨將上述五項要求定為國策,中國共產黨愿實行如下四項保證:停止武力推翻國民黨政府的方針;工農政府改名為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名為國民革命軍;特區實行徹底民主制度;停止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堅決執行抗日統一戰線的共同綱領。15日,在國民黨的五屆三中全會上,宋慶齡、何香凝、馮玉祥等為響應中國共產黨關于國共合作,聯合抗日的建議,提出關于恢復孫中山所制定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緊急議案。

          2月-6月中旬 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葉劍英、林伯渠等同國民黨代表顧祝同、張沖、賀衷寒、蔣介石等,先后在西安、杭州、廬山進行了多次關于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談判。在談判中,周恩來多次重申中共中央向國民黨三中全會所提出的五項要求和四項保證,并提出中國共產黨草擬的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共同綱領。蔣介石等雖然多方延宕刁難,企圖限制中國共產黨和紅軍、革命根據地的發展,以達到其“溶共”的目的,但也不能不在原則上承認國共合作抗日,并同意紅軍編為三個師四萬五千余人。

          4月15日 中共中央發出《告全黨同志書》,號召全黨“為鞏固國內和平,爭取民主權利,實現對日抗戰而斗爭”,指出“在目前新階段內,我黨工作中心的一環,應該是抗日的民主運動的發展”。

          5月2日-14日 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有蘇區、白區和紅軍代表參加的黨的全國代表會議(當時稱蘇區代表會議)。毛澤東作了《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的報告和《為爭取千百萬群眾進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斗爭》的結論,強調在統一戰線中堅持無產階級領導權的重要性。會議批準了遵義會議以來黨的政治路線,為迎接全國抗日戰爭的到來,作了重要準備。會后,中共中央還在延安召開了白區代表會議。會上,劉少奇作了《關于白區的黨和群眾工作》的報告。會議總結了黨在白區工作中的經驗教訓,批判了“左”傾關門主義的錯誤,闡述了黨在白區工作的基本方針和斗爭策略。

          7月、8月 毛澤東在延安抗日軍事政治大學講授馬克思主義哲學,撰寫了《實踐論》和《矛盾論》。這兩篇哲學著作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唯物辯證法,總結了黨的歷史經驗和教訓,揭露和批判了“左”右傾錯誤,特別是“左”傾教條主義的錯誤,為中國共產黨規定了正確的思想路線、領導方法與工作方法,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哲學。

          7月7日夜 日本侵略軍向北平郊區宛平縣盧溝橋的中國駐軍發動進攻,中國守軍第二十九軍一部奮起抵抗。全國性的抗日戰爭開始。

          7月8日 中共中央發出《中國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指出: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中國的出路!號召全國同胞、政府和軍隊團結起來,筑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本的侵略。同日,中國工農紅軍領導人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等致電蔣介石,要求全國總動員進行抗日斗爭,并代表紅軍戰士請纓殺敵。13日,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到廬山,隨即將《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交給蔣介石。這個宣言強調:“只有我們民族內部的團結,才能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并向全國同胞提出奮斗的總目標:爭取中華民族之獨立自由與解放;實現民權政治;實現中國人民之幸福與愉快的生活。同時,中共中央鄭重聲明:愿為徹底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而奮斗;取消蘇維埃政府,改稱特區政府;取消紅軍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在特區內實行徹底的民主制度和停止以暴力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1617693302635019547.jpg

          7月17日 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同國民黨代表蔣介石、邵力子、張沖在廬山舉行會談。中共代表提議以《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作為兩黨合作的政治基礎。同日,蔣介石就盧溝橋事件在廬山發表談話說:“如果戰端一開,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钡@時他實際上仍“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盧事的解決”,而把中共的提議擱置起來。

        2015083022532929374.jpg

          8月13日 日本侵略軍大舉進攻上海,上海軍民奮起抗戰。中國政府外交部于14日發表“自衛”聲明。這時,蔣介石表示同意西北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和設立總指揮部。

          8月20日 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總司令部發出布告,號召東北工農商學各界,“響應中日大戰,暴動起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推翻傀儡政府‘滿洲國’,為獨立、自由、幸福之中國而奮斗”。此后,戰斗在吉林和北滿的抗聯部隊和共產黨組織也以各種方式發出相同的號召。為了更有效地打擊敵人,加強統一領導,這年9月29日,中共吉東省委常委會議決定成立東北抗日聯軍第二路軍,周保中任總指揮。后來,1939年4月,北滿臨時省委決定改組北滿抗聯總司令部,成立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張壽篯(李兆麟)任總指揮。

          8月21日 中蘇兩國政府簽訂互不侵犯條約。雙方“斥責以戰爭為解決國際糾紛之方法”,約定不得單獨或聯合其他一國或幾國彼此進行侵略。蘇聯大力支持中國抗日戰爭,給中國政府以貸款,用以購買蘇聯的軍火和軍需物資。

          8月22日-25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陜北洛川舉行擴大會議。參加會議的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和各方面主要負責人共23人: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朱德、任弼時、關向應、劉伯承、賀龍、博古、彭德懷、張浩、林彪、聶榮臻、羅榮桓、張文彬、蕭勁光、林伯渠、徐向前、周建屏、傅鐘、凱豐、張國燾和周昆。會議議程為:(一)政治任務問題;(二)軍事問題;(三)國共兩黨關系問題。毛澤東在會上作關于軍事問題和國共兩黨關系問題的報告,并作總結。會議通過《中央關于目前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定》、《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和毛澤東為中央宣傳部起草的宣傳鼓動提綱《為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而斗爭》。會議分析了全國抗戰開始以后的新形勢和戰爭的持久性,指出共產黨同國民黨的爭論已經不是應否抗戰的問題,而是如何爭取勝利的問題,并指出爭取抗戰勝利的關鍵是實行共產黨的全面抗戰路線,反對國民黨的片面抗戰路線。為此,會議決定:必須堅持統一戰線中無產階級的領導權;在敵人后方放手發動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爭,使游擊戰爭擔負配合正面戰場、開辟敵后戰場、建立敵后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在國民黨統治區放手發動抗日的群眾運動,爭取全國人民應有的政治經濟權利;以減租減息作為抗日戰爭時期解決農民問題的基本政策。會議決定新的中共中央軍委由11人組成,毛澤東為書記(亦稱主席),朱德、周恩來為副書記(亦稱副主席)。會議期間(8月23日),中央常委決定成立中央軍委前方軍委分會(后稱華北軍分會),朱德為書記,彭德懷為副書記;同時,決定成立“長江沿岸委員會”,周恩來、秦邦憲、葉劍英、董必武、林伯渠為委員,周恩來為書記。

          8月25日 中共中央軍委發布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的命令。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葉劍英任參謀長,左權任副參謀長,任弼時任政治部主任,鄧小平任政治部副主任。下轄三個師:第一一五師以原紅軍第一方面軍和第十五軍團為主編成,師長林彪(1938年3月林彪負傷離職后,陳光代理師長)、副師長聶榮臻、政訓處主任羅榮桓;第一二○師以原紅軍第二方面軍為主編成,師長賀龍、副師長蕭克、政訓處主任關向應;第一二九師以原紅軍第四方面軍為主編成,師長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政訓處主任張浩。全軍編制四萬五千多人。8月下旬至9月底,3個師的主力陸續開赴山西前線抗日。以第一二九師、第三八五旅(不含第七六九團)為骨干組成留守兵團(1937年12月前稱后方總留守處),擔負保衛陜甘寧邊區的任務。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改第八路軍為第十八集團軍,總指揮部改稱總司令部,總指揮、副總指揮改稱總司令、副總司令。10月,中共中央軍委決定在八路軍中恢復政治委員和政治機關原有制度,將政訓處改稱為政治部(處)。任命聶榮臻為一一五師政治委員(聶榮臻調任晉察冀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后,羅榮桓任政治委員),關向應為一二○師政治委員,張浩為一二九師政治委員(1938年1月由鄧小平接任)。八路軍出師前后,中國共產黨在西安、太原、上海、南京、武漢、長沙、桂林、蘭州、迪化(今烏魯木齊)、重慶、廣州、香港、南寧、洛陽、貴陽等地公開設立八路軍辦事處或八路軍通訊聯絡機構。中國共產黨通過這些合法機構加強了在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作,動員群眾,團結各界愛國人士參加抗日斗爭,支援敵后抗日游擊戰爭。

          9月17日 毛澤東致電朱德、彭德懷及八路軍各師正、副師長,指出“紅軍此時是支隊性質,不起決戰的決定作用。但如部署得當,能起在華北(主要在山西)支持游擊戰爭的決定作用”。由于日軍在華北以相當數量兵力沿平綏線進攻山西,企圖奪取太原,威脅友軍側背,為使我軍在戰略上展開于敵之翼側,鉗制敵人進攻太原和繼續南下,援助友軍,進行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中共中央決定變更八路軍全部去恒山的部署,改為三個師分散配置。

          9月21日 朱德、任弼時、鄧小平、左權等率八路軍總部到達太原。當晚,北方局與總部負責人一起共同討論了華北抗戰形勢和八路軍行動方針。同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再一次強調紅軍必須執行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的戰略方針。指出:“今日紅軍在決戰問題上不起任何決定作用,而有一種自己的拿手好戲,在這種拿手戲中一定能起決定作用,這就是真正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不是運動戰)。要實行這樣的方針,就要戰略上有有力部隊處于敵之翼側,就要以創造根據地發動群眾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打仗為主?!?月25日,毛澤東致電中共中央北方局,指出:“整個華北工作,應以游擊戰爭為唯一方向?!豹?/span>

          9月22日 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發表延擱兩個多月的《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23日,蔣介石發表談話,實際上承認了中國共產黨的合法地位。共產黨的《宣言》和蔣介石談話的發表,宣告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的實現,標志著以國共合作為主體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9月25日 中共中央發出《關于共產黨參加政府問題的決定草案》,指出,在國民政府是國民黨一黨專政,還不是一個全民族的抗日統一戰線的政府的情況下,共產黨一般地就不得參加這個政府及其附屬的各種行政會議及委員會,“因為這種參加,徒然模糊共產黨人的面目,延長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對于推動統一的民主政府的建立,是有害無利的”。決定指出,只有國民政府依據共產黨提出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的基本內容,發布施政綱領并在行動上表現出實施的誠意和努力,容許共產黨的合法存在和動員、組織、教育群眾的自由的時候,共產黨才能參加政府并擔負行政責任。

          9月29日 毛澤東發表《國共兩黨統一戰線成立后中國革命的迫切任務》(編入《毛澤東選集》時改題為《國共合作成立后的迫切任務》)。指出:兩黨重新結成統一戰線,將對于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發生決定的作用,形成中國革命的一個新時期。但是,今天的統一戰線還不充實,還不堅固,我們應該把統一戰線發展充實起來,把民眾加進去,要有一個共同綱領,實行必要的改革,這是今日中國革命的迫切任務。完成這個任務,就一定能夠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9、10月間 共產黨同國民黨談判,將湘、贛、閩、粵、浙、鄂、豫、皖八省邊界十多個地區的紅軍和游擊隊(不含廣東瓊崖紅軍游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新四軍軍部于11月中旬在武漢開始籌建,12月25日掛出新四軍司令部牌子,1938年1月6日遷到南昌。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張云逸任參謀長,周子昆任副參謀長,袁國平任政治部主任,鄧子恢任副主任,下轄四個支隊,全軍共一萬零三百人。12月14日,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中共中央東南分局及中共中央軍委新四軍分會,項英任東南分局書記兼軍分會書記,陳毅任軍分會副書記。

          10月19日 八路軍第一二九師第七六九團,夜襲代縣陽明堡日軍飛機場,毀傷敵機24架,殲敵百余人。為阻擊西進迂回太原的日軍兩個師團,配合忻口作戰,一二九師開進娘子關附近,先后進行長生口、七亙村、黃崖底等戰斗,殲敵近千人。一一五師也在廣陽鎮伏擊殲敵千余人。這些戰斗有力地支援了忻口防衛作戰。

          11月起 八路軍三個師逐漸向敵后實行戰略展開,他們與地方黨組織相結合,放手發動群眾,執行創建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一一五師一部在聶榮臻率領下,以晉東北恒山地區為中心,開辟晉察冀抗日根據地,一一五師主力轉入晉西南,開始創建晉西南根據地;一二○師進入管涔山脈,創建晉西北抗日根據地;一二九師進入以太行山區為依托的晉東南地區,開創晉冀豫抗日根據地。同時中共山東省委于10月中旬在濟南討論中共中央關于在山東發動組織群眾抗戰的指示,制定了分區發動武裝起義的計劃,接著領導了魯西北、冀魯邊、天福山、黑鐵山、徂徠山、泰西、膠東、魯東南和微山湖西等地抗日人民的武裝起義和游擊戰爭,收復了大片國土,并逐步創建抗日根據地。

          12月9日-14日 中共中央舉行政治局會議。11月底剛從蘇聯回國的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和主席團委員王明在會上作了《如何繼續全國抗戰與爭取抗戰勝利呢?》的報告,王明在要堅持抗戰,要鞏固和擴大以國共兩黨合作為中心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等問題上發表了一些正確意見,但在如何鞏固和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方面,提出了比較系統的右傾機會主義的主張。他批評洛川會議過分強調獨立自主和民主、民生,抹煞共產黨和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原則分歧,輕視共產黨領導的游擊戰爭的偉大作用,幻想依靠國民黨軍隊求得速勝,強調“一切經過統一戰線”和“一切服從統一戰線”,放棄無產階級領導權。王明的錯誤思想一度影響了一些同志。但因毛澤東等的抵制,王明的錯誤意見未能形成會議決議。這次會議決定:增補王明、陳云、康生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并決定:由周恩來、王明、博古、葉劍英組成中共中央代表團,負責與國民黨談判;由周恩來、博古、項英、董必武組織中共中央長江局,領導南部中國黨的工作;由項英、曾山、陳毅、方方、涂振農組成東南分局,項英為書記,曾山為副書記,著重領導新四軍工作。東南分局受中共中央和長江局雙重領導。

          12月13日 日軍占領國民政府首都南京。在日本華中方面軍司令松井石根和第六師團長谷壽夫的指揮下,日軍在南京進行了長達六周的血腥大屠殺,中國軍民被殺害三十余萬人。這是日本帝國主義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一起滔天罪行。

          12月23日 中共中央代表團與中共中央長江局在武漢召開第一次聯席會議,決定將二者合并,由周恩來、項英、博古、葉劍英、王明、董必武、林伯渠7人組成,暫以王明為書記,周恩來為副書記。對外稱中央代表團,對內為長江局。王明在領導長江局工作期間,不經中共中央同意發表了一些包含錯誤觀點的宣言、決議和文章,推行他的右傾機會主義主張。王明的錯誤對當時國民黨統治區正在恢復和發展起來的黨的工作產生了一些壞影響,妨礙了華中敵后地區廣泛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和開創根據地的工作。但是,不能把中共中央長江局的工作與王明的右傾錯誤等同。在全國抗戰高潮的形勢下,長江局的工作是有很大成績的,應當充分肯定。

          12月25日 新四軍軍部在漢口成立。1938年1月6日移至南昌。軍長葉挺,副軍長項英,參謀長張云逸,副參謀長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國平,政治部副主任鄧子恢。全軍總編為四個支隊。第一支隊司令員陳毅,副司令員傅秋濤;第二支隊司令員張鼎丞,副司令員粟裕;第三支隊司令員張云逸(兼),副司令員譚震林;第四支隊司令員高敬亭。全軍約1.3萬人。新四軍主要由南方8省14個地區(不含瓊崖)的紅軍游擊隊改編而成。


        亚洲 校园 春色 另类 激情_久久久橹橹橹久久久久_第一亚洲中文久久精品无码_4日本私人vps生活大片